死于网恋的农村妇女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好故事死于网恋的农村妇女喜欢看世间百态故事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啊


阴暗的地下小旅馆里。长发女子窒息死在床上;凌乱的现场,封闭的环境,凶手神秘消失了踪影;警方苦无头绪的时刻,QQ群里一个忽然浮现的信号,揭开谜案的隐情;双重人格的死者背后,杀戮居然伴随着畸形的恋情。

尸检显示:女子死前不久发生过性行为

一只蝴蝶在巴西轻轻拍动翅膀,就可以导致一个月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话,说的是一个西方人非常推崇的名词——蝴蝶效应。这个蝴蝶效应用大白话说就是:很多差着十万八千里的事儿啊,没准有着致命的联系。今天要讲的故事,就是这样一个谜案。

话说在几个月前,寒冷的北风刚刚吹进沈阳的时候,一个不知名的家庭旅馆里,墙上的石英钟当当地响了几下。老板娘抬头一看,已经是晚上7点了。哎?楼上214房间的客人早该退房了啊,她怎么还没下来呢?

老板娘无奈之下,打开房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具无名尸体正卧躺在床上,床单凌乱,屋内烟头、水果随处可见。

这起凶杀案,发生在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的管片儿内,当地民警很快赶到现场。可这具无名女尸到底是谁呢?据老板娘回忆。214房间是在头一天下午三点多开的,开房的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儿。可奇怪的是,自进入房间之后,这个人就再没出来过。直到发现死者,将近一天的时间里,没有一个服务员见过他的身影,更没人看到他是怎么走出这个旅馆的。更令警方感到难以置信的是,眼前的这个死者,也同样没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进这家旅馆的。

警方随即调查出,发生命案的小旅馆,实际上是一所地下经营的店面,没有任何手续备案。房客只要交了钱,就可以自由进出,没人在乎他们是谁,来这儿干什么,更没人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这个神秘的中年女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又是如何被杀死的呢?尸体不会说话,可另外的一些人开口了。案发现场214房间的隔壁,一直住有房客,据他们说,前一天晚上,214房间里曾断断续续地传出了一些响动。

警方就此判断,当时两人在房间里应该发生了争吵,随后不久,这名女子就被掐住了喉咙,窒息而死。那么。这个无名女子究竟是谁,她与那个开房的年轻男人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又一个发现给了警方一些提示,尸检报告显示:这名女子死前不久曾经发生过性行为。

在地下旅馆开房,发生不正当关系,争吵,杀人,一切似乎都在显示:这是一桩价格没有谈拢的皮肉生意。那么,这个被jian杀的女子到底是谁呢?猛然间,死者的衣物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在现场,女人的皮鞋一只在地上,另一只在床上。就在这双鞋上,镶着几处平日里很少见的亮片。警方在调查走访中得知,这双皮鞋产于成都武侯地区的一家鞋厂,在沈阳只有东湖和苏家屯才有商家卖这种皮鞋。

几天下来,警方理出了一个大致的头绪:女死者三十多岁,身高不到一米六,生前曾在东湖市场买过一双镶亮片的黑皮鞋。而凶手则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米八多的大个,体态偏瘦,沈阳口音。但仅凭这些。还是无法将案情进一步推进。这起凶杀案,发生在一个远离世人关注的边缘地点,搜集证据非常困难。于是,警方将相关信息在电视上播出,希望能得到一些帮助。可消息发出后,却如石沉大海,一条有价值的线索都没上来。就在破案工作暂时搁浅的时刻,沈阳郊区的一台电脑上,出现了一条奇怪的信息。

QQ上一条留言:我看到了,太可怕了!你还在吗?

八宝,位于沈阳市郊。司机老张坐在家里正犯愁呢:妻子不见了!她去哪了呢?几年前妻子下岗后,就呆在家里,没再找工作。可最近一连几天,妻子却忽然人间蒸发了,能打的电话打了个遍,还是没有她的消息。无意中,老张打开了家里的电脑,电脑启动后,自动登录的QQ上霎时出现了一条留言:“我看到了,太可怕了!你还在吗?”留言者的名字是—孤独的鹰。而接收这条信息的,正是老张妻子平常用的聊天号码,看来,这话是对妻子说的。可是她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在老张心里蔓延,他慌忙赶到了派出所。

沈阳一年失踪的人口不少,老张走失的妻子,会是旅馆里的那位被害人吗?所长李彦彬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可老张随即提供的那条电脑留言,却让警方着实注意了一把:“我看到了。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开玩笑,这里面必定隐藏着骇人的内幕啊。于是,李彦彬领着老张来到了尸检中心。虽然女尸因为窒息面部严重变形,但凭借女子的衣裤和鞋子,老张还是认出了,死者就是他的妻子。

可以确认,旅馆里的被害者就是老张的妻子陈芳。随即,一个疑问产生了:陈芳一直在沈阳的郊区生活,而她死亡的地点却在市内的小旅馆,两处相隔几十里。到底是什么,使得这个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农村妇女,大老远的赶来,最终送了性命呢?

警方梳理了掌握的信息,决定还是先从那条奇怪的留言入手。可问题是,这个神秘的留言人“孤独的鹰”到底是谁呢?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孤独的鹰”不仅认识陈芳,还应该多少知道一些跟陈芳死亡有关的事情。

这段神秘留言,肯定与陈芳的死有关。可是发信的会是什么人呢?是命案的目击者,还是凶手本人呢?为了一探究竟,警方试着以陈芳的身份回信:“你说什么?你在哪?我们见个面吧。”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个“孤独的鹰”突然飞走了。

眼看着“孤独的鹰”突然消失,警方盘算着各种可能:是网络意外断线,还是临时有事离开?再有一种可能。这个“孤独的鹰”就是凶手,根本不敢回复信息。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在网上,这只“孤独的鹰”就要永远消失了。一时间,警方在无边无际的网络里失去了方向,那段神秘的留言仿佛水妖一般,用音乐招来好奇的探索者,又无情地把他们引向泥潭。

警方只好复原了陈芳被害前几天的上网记录。结果出乎意料。陈芳,这个农村妇女的QQ里,聊天记录之多,简直可以用浩如烟海来形容。在这里找到凶手的痕迹。无异于大海捞针。可就在这个时候,“孤独的鹰”又出现了。

孤独的鹰:“还在?”

水晶:“你怎么走了,那天。”

孤独的鹰:“有事,那天吓死我了!”

到底“孤独的鹰”那天看到了什么呢?警方想尽办法,争取不lou痕迹地打听出来。如果真的是嫌疑人,警方担心会打草惊蛇,所以聊起来还是挺费劲的。

几个回合下来,“孤独的鹰”终于说出了那件让他害怕的事。11月15日,他在家上网的时候,不经意的一抬头,却看到电视上的一条可怕消息,就是警方在电视上播出的那条消息。

“孤独的鹰”觉得,电视里的那个无名女尸和他的网友陈芳真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人。一时间,他害怕极了,于是才发出留言。

经过详细排查,“孤独的鹰”没有作案时间,只是一个关心死者的网友而已。于是,警方只好调回头,继续在陈芳生前的聊天记录中寻找线索。不查不要紧,一查,一个惊人的数字,让在场的所有警察都大吃了一惊。

一个生活在农村的妇女,竟然用两个QQ同时上网,有200多个网友。这件事让警方简直无法相信。随着调查的进行,更多秘密浮出了水面。在调取被害人的聊天记录时,警方发现有些人和她的聊天相当暧昧了,超出正常一般朋友的范围。

就这样,被害人陈芳的形象在警察脑海中转变了。她,不再是那个简单的农村妇女,在单调的生活背后,原来她有着这么多情感丰富的网络好友。在仔细分析了那些网友的见面请求后,警方确定,正是这些邀请,让这个农村妇女和城里的旅馆建立了联系。

警方坚信,凶手肯定隐藏在陈芳的200来个网友之中。既然从被害人的聊天记录中找不到疑点,那就换一个思路:毫无预谋,仓促的杀人。这个凶手内心肯定要发生巨大波动。这个波动,会不会影响他的现实生活,乃至他喜欢的网络生活呢?顺着这个思路,一个叫“温柔的男孩”的网友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旅馆内摊牌:这辈子不可能了,下辈子再做夫妻吧!

当警方把被害人的网络好友名单和案发时的名单对照的时候,忽然发现少了一个。在平常,这也没什么。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任何微小的举动,都会引起警方的关注。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温柔的男孩”共有三个QQ号,在案发的第四天,他把两个QQ中的好友全删了,再也不用这两个QQ号,只使用第三个。

网络上,把删掉全部好友的行为称作“自杀”。这个在陈芳死后,迅速自杀的网友“温柔的男孩”,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才有如此反常的举动呢?带着疑问,警方恢复了他的好友名单。

从网络资料上来看,“温柔的男孩”只有二十来岁,可是他的网友却都是三四十岁的女人。而死者陈芳,也是将近四十岁。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于是,警察们开始调查“温柔的男孩”的网友,很快发现了线索。

拿到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警方发现这个李野已经失踪十多天了,而他失踪的时刻恰好是案发当天。通过照片比对,李野和旅馆提供的录像形象完全吻合。很快,李野落入了法网。

被捕后的李野,对杀人行为供认不讳。可尽管如此,这个网络杀人案背后,还是有很多谜团没有揭开。李野交代,他是在半年前和被害人陈芳在网上认识的,很快两个人见面,突破了朋友的关系。可李野今年只有21岁,高大英俊,被害人陈芳已经39岁了。这么大的年龄差距,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身背命案,人生惨淡,可这个李野居然还能在看守所里嫣然一笑!看来,当初两人的交往,特别是网上的对话,至今还是让他刻骨铭心啊。说起来这李野和被害人陈芳,平时可都是沉默寡言的蔫巴人,只有在网上,他们才能敞开心扉,忘情交谈。也正因为聊得投机,两个人才很快见了面。见面后,二人发现平时不愿对别人说的话,跟对方交流起来却是如此容易。相见恨晚啊,于是俩人开始频繁见面,很快的越过了雷池。这时候,被爱情火焰烧得五迷三道的李野才发现横挡在他们中间的一个大问题。

年龄也许真不是问题,现如今,老夫少妻,还是老妻少夫,都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可问题是,这个让李野如醉如痴的中年女子,是个结了婚,有丈夫、有孩子的人啊。这些,还能不在乎吗?

李野还真不在乎,他跟陈芳说,结婚了可以离婚,孩子也可以交给对方。

李野说了,陈芳是他的初恋。21岁,初恋,年轻的李野眼里只剩下对方火一般的热情,全然忘了那些冰冷的现实。为了博陈芳一笑,李野把父母辛辛苦苦攒下的一万五千块钱都拿出来,俩人潇洒地花了个干净。他想:这么做,就可以让陈芳明明白白他的心。可惜,陈芳毕竟是四十来岁的过来人了,她很清楚,初恋的小男友就像小火炉,kao近点取暖很舒服,真要跳进去,还不得粉身碎骨?就这样,付出一切的李野,最终还是被拒绝了。

为陈芳花去的这一万五千块钱,本是爹娘给李野娶媳妇,盖新房用的。钱花光了,陈芳对自己结婚的要求还是无动于衷。眼看着人财两空,平日里少言寡语的李野下了决心,准备最后摊牌了,把陈芳约了出来。

李野说,在旅馆内,陈芳也摊牌了。

“这辈子是不可能了。如果有缘,下辈子再做夫妻吧。”下辈子再做夫妻,就是这辈子没戏。这话像冬天的一盆冷水,浇灭了李野的最后希望。万念俱灰的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掐住了陈芳的喉咙。

眼下,21岁的李野还呆在沈阳的看守所里,等待最后的判决。此刻,他什么都不愿想,却总还是禁不住想起陈芳,那个大他18岁的女人,他的网友和初恋。曾经,他认为陈芳欺骗了他,可如今,李野说他已经忘记了恨。他很想家—那里没有电脑,只有始终爱他的爸爸妈妈。

故事讲到这里,应该是结尾了。这起杀人案,最初本是一个虚拟世界里的风花雪月事,导致凶手和死者相识的,也只是网上几句情意绵绵的知心话。说起来,凶手李野,被害人陈芳,本来只是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但共同的自闭性格,使他们迷上了网络,走到了一起。李野的网名叫温柔的男孩,也许他梦想着有个时刻与需要她照顾的爱人,组成一个温暖的家吧。陈芳的网名是水晶,她是不是也幻想着单调的生活之外,能再有一次水晶般浪漫的爱情呢?只是他们都忘了,这些美好想法,就像夏日里蝴蝶的翅膀一样,再缤纷,也只能存在于网络,一旦与现实的道德、法律发生抵触,立即就会折断,灰飞烟灭了。

网上死死活活很容易,可现实中谁要这么玩,那就真是玩大发了。

以上就是死于网恋的农村妇女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看更多世间百态故事,请订阅故事大全微信订阅号:gsjx365

所属专题: 网恋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