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和狮子金犬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拾荒者和狮子金犬是最新的世间百态故事,极具知识性、趣味性与可读性,希望大家喜欢。


贾子良和妻子李有梅在省城打工,由于没有技术也没熟人帮衬,只好做了一对拾荒夫妻,住在一间租来的破烂房子里。

这天,贾子良拉着板车出去收废品,正在大街上转悠,忽听一声狗的哀鸣——辆黑色轿车撞上了一只横穿贾路的狮子金犬。轿车没有停下来,狮子金犬躺在了血污中。贾子良赶紧跑过去,大声喊道:“这是谁家的狗啊?”

一连喊了几声也没人应声,贾子良就将它抱上板车,送到了宠物医院。好在这只狮子金犬只是皮外伤,医生给它打了消炎针,又在它身上的伤处敷了些药膏,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到收费处一结算,贾子良吓了一跳,治疗费、医药费加起来五百多元。他收废品一个月也弄不了这么多啊,可是谁让自己多管闲事呢?只好自认倒霉。

贾子良把狮子金犬带回家,李有梅不高兴地问:“你送这只狮子金犬去医院花了多少钱?”

贾子良说:“不多,才二十多元。”

李有梅瞪大了眼睛,冲他大发雷霆:“你一天才挣多少钱?为只狗你就花去二十多元,你还要不要这个家了?”

贾子良吓得吐了吐舌头,心想幸亏没跟妻子说实话,她要是知道自己为这只狮子金犬花了五百多元,还不把天闹翻!

没多久,狮子金犬的伤好了。贾子良这才发现,这是一只俊俏的狮子金犬,瘦尖脸,四只利索的小蹄子,水灵灵的黑眼睛,一身华丽松软的棕色背毛,尾巴颜色洁白如雪,翻卷出一枝蓬松的花朵,很讨人喜欢。虽然贾子良非常喜欢这只狮子金犬,可它毕竟是人家的狗,不能占为己有。他爱怜地抚摸着它的脊背说:“你的伤养好了,找你的主人去吧。”

狮子金犬似乎听懂了贾子良的话,偎到他脚边,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贾子良狠狠心,带着狮子金犬上了公交车,到郊外把它留下来,独自上了回程的公交车。谁知狮子金犬在公交车后穷追不舍。贾子良无奈,只好又把它带了回来。

狮子金犬就在贾子良这儿“落户”了。李有梅又埋怨起丈夫来:“本来地方就小,又多了一只狗,还多一份口粮。你怎么就不知道日子的艰难呢?”

“赶它不走,你说咋办?”贾子良说,“我白天出去收废品,正好留这只狮子金犬在家里给你做个伴儿。”

这天下午,贾子良从外边收废品回来,还没走进屋,狮子金犬就迎了出来,对他摇头摆尾,还跳起来伸出舌头舔他的手掌。就在这时,一辆面包车嘎一声停在贾子良身旁,从车上下来五六个彪形大汉,一个个酒气熏天。领头的是一个肥硕的女人,她指着贾子良对那几个汉子说:“打!”

几个恶汉虎狼般扑_来,把贾子良打翻在地,飞脚朝他身上、头上、脸上乱踹。那肥硕女人把狮子金犬抢在怀里,招呼一声,和那几个恶汉坐上面包车绝尘而去。贾子良被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狮子金犬被那肥硕女人抱上车时,它还泪眼汪汪地朝贾子良“嗷嗷”叫着,叫得很悲切。

那肥硕女人叫贾桂英,是狮子金犬的主人。她把爱金犬视若宝贝,自打这狮子金犬走失后,她就像掉了魂儿。今天上午,贾桂英从一个熟人那里得知了狮子金犬的下落,就认定是贾子良偷走了她的爱金犬准备倒卖。盛怒之下她便约了几个朋友,在附近的餐馆里请了一桌酒莱,然后对贾子良大打出手,夺走狮子金犬。

李有梅买菜回来,看见躺在血泊中的贾子良,惊呼着扑了上去。她想叫车送丈夫去医院,贾子良有气无力地说:“算了吧,去医院光押金咱就交不起……”

李有梅哭着说:“不去医院,你会死的。”

贾子良说:“我死不了,让我躺屋里睡几天就会好的。”

贾子良坚持不去医院,李有梅也拿他没办法。可是,贾子良在出租屋里躺了几天,伤情不见好转,越来越重了。这天晚上,贾子良吐了几口血,李有梅见状大哭,坚决要送他去医院,贾子良说:“你以为省城的大医院是咱们家乡的小诊所啊,没有几万元你能住得进去?”

李有梅哭着说:“总不能让你死在这里啊!”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刺啦刺啦”的声音,像是什么动物在用利爪抓门。李有梅过去开门一看,竟然是那只狮子金犬,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数落它道:“你来干什么?你赶快走吧,不是你,贾子良能被打成这样吗?”

狮子金犬挤进屋来,李有梅才看见,它嘴里叼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公文袋。狮子金犬好像明白一切,它怕自己再给恩人招惹祸端,放下公文袋,不舍地看了贾子良一眼,就掉头走了出去。李有梅打开公文袋一看,里边竟然装着几沓没拆封的百元大钞。李有梅又惊又喜地跟贾子良说:“你有救了,有这么多钱,我可以送你去医院了!”

贾子良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当他看到这么多钱时,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行,应该把这钱送到派出所。”

李有梅问:“为什么?”

贾子良说:“这钱来路不明,不及时报警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第二天早上,贾子良在李有梅的搀扶下走进了派出所。当干警们打开公文袋,里面除了几沓百元大钞外,还有一张纸条,上边写着:刘局长,这是五万元,事成后另有重谢!

经查,刘局长是贾桂英的丈夫,局机关要盖办公大楼,行贿者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那天晚上,那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去刘局长家,把装钱的公文袋放在了刘局长家的茶几上。狮子金犬趁主人出去送客时把公文袋叼走了,送到了贾子良的出租屋里。很显然,它是要贾子良用这些钱住院治伤呢。

刘局长被检察院收审了,他妻子贾桂英因带人把贾子良打成重伤,被法院判处赔偿贾子良住院费、精神损失费两万元,贾子良终于有钱住院了。后来,贾子良多方寻找,却再也没有找到那只狮子金犬。

拾荒者和狮子金犬,感动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