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铃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枯骨铃,一个经典的武侠故事带你走进武侠世界!


[一]

泰陵乐家乃世间五大修仙门派之一,其仙府雄踞沧澜之巅,偶有广袖长袍修士踏风往来,一派雍容肃穆。寝殿内忽然传来一声响亮啼哭,侍女推门而出,一脸欣喜地将刚出生的女婴小心递到在外等候的家主臂弯中。

婴儿手脚不住挣扎,在家主慈爱的注视下,嚅动了一会儿小嘴,缓缓吐出一枚雪白指骨。

八年后。

马车摇摇晃晃,八岁的乐含之掀起锦缎车帘,百无聊赖地往街道上看,忽然指住走在路边的布衣书生:“将他给我捉过来!”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少年从车厢角落缓缓站起,大半张脸被黑色布条裹住,只露出一双黑如点漆的双眸,那黑是乌沉沉的,长而直的眼睫覆下来,惊不起一丝波澜。少年唤作沉星,十一岁那年被歹人重伤扔至乱葬岗,生死垂危之际,被前来镇压暴乱怨气的乐家家主所救。乐家家主发现他资质超群,于是将他收入门下,因其眸色浓重,故取名为沉星。

沉星进乐家的第二年,被当时才三岁的乐含之所喜,后一直陪侍她左右至今。

沉星足尖一点,轻燕般掠出车厢,一把将书生抓进来。

乐含之接着指挥道:“脱了他衣服。”

被沉星制住的书生惊觉自己是被那“折草童女”掳了,羞愤欲死,两条细瘦胳膊环住胸口,破口大骂道:“无耻!卑鄙!不如杀了我!”

乐含之从袖中取出一条黑绳挂坠,那坠子通体漆黑,是个雕花镂空的球形铃铛,铃铛下缀着碎玉,玉下垂着墨绿流苏,瑰美异常。乐含之把铃铛压到书生胸口,半晌,她失望地爬起来:“放他走。”

书生拢着散乱的衣襟跌下车去,气得发抖,指天指地,诅咒乐含之不得好死。

乐含之举着这颗半年前让工匠制成的枯骨铃细看,里面那枚铛簧乃是由她出生时衔在口中的指骨,泛着润泽柔光。说来也怪,这铃铛无论怎样颠来倒去,自始至终,未发出一丝声音。“回沧澜山。”乐含之闷声道,一头扑入柔软的锦靠中不动了。

三千世界何其之大,仅凭着一枚只有紧贴那转世之人的胸口才会发出声音的枯骨铃,该如何找起?乐含之无头苍蝇似的,但凡见着有一丝像他的男子,都要指示沉星将人抓来细查一番。至今毫无头绪。

[二]

昏昏睡去的乐含之醒来时,已被沉星抱在了怀里,沉星如今十七岁,已经很高了,手臂长而有力,可以把她托得很稳。和他的人很不同,沉星的怀抱温暖而干燥,令人有种熟悉之感,乐含之忍不住往他怀里缩了缩。

沉星把乐含之抱到她所居的小楼内,乐含之脱了鞋子几步蹦到床上,蹦了一会儿,朝沉星招招手:“沉星,过来。”

沉星依言走过去,温顺地跪到她面前,乐含之伸手拉开他的衣带,将少年的衣衫缓缓褪至臂弯处。黑袍下的肌肤是白皙的,然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暗红色凹凸疮疤,看上去十分可怖。据说乐家家主捡到他时,更为严重,那时布满他全身的不是疮疤,而是无数溃烂的脓包。

乐含之把枯骨铃贴到沉星胸口,意料之中,毫无动静。

其实乐含之三岁第一次见到沉星时,把十二岁的他误认为那人转世。

背影实在太像了,也是在那样一簇缀满花苞的斜生桃枝下,抬着手轻拈花叶。

转身望过来的那双眼,也真真像极了。自那之后,乐含之就老往那位于最偏僻处的门生别院跑,闹他,黏他,要嫁给他。后来枯骨铃制成,第一次就用在了沉星身上,没有响。

乐含之于是知道自己认错了人。

沉星沉默地穿好衣服,乐含之说:“把脸上的东西摘下来,只有我们两人,不用戴了。”

黑色布条下的脸,也是丑陋的,如同怪物一般。

乐含之以前都是让他搂着睡的,后来就不了,指给他一处楼里的小间,距离不远不近。

帮乐含之打散发髻,除去衣袜,又用布巾蘸了温水给她擦脸洗手后,沉星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乐含之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忍不住思念起记忆深处的那个让人仰望之人。

是的,乐含之带着记忆降生,将近三百年的,很清楚的记忆。那人当年被缚于斩仙台上,数道神罚将他真身尽数化为灰烬,魂魄堕入轮回,只有一颗小小的指骨,被押跪在斩仙台下的她悄悄压于膝下。

人生百态,轮回辗转,音容笑貌变化万千,只有那滴炽热的心头血永不改变。

乐含之此番经历万般辛苦,托生于世,便是为了寻人。

[三]

春暖莺啼,乍暖还寒时,天气还是有些凉的。时隔六年,豆蔻年华的乐含之身着一袭桃红夹袄,正蹲在湖边拿了一根竹枝挑那掉进水里的小香囊。

忽见一柄飞剑刺入水中,挑起的香囊,落入一人掌中。

那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陌生少年,身着月白劲装,生得剑眉星目,气宇轩昂。

苍锦亭将湿漉漉的香囊交到蹲着的少女手中:“小心些,别再掉……”话未完,就见那小姑娘手中金光闪过,一条锁链瞬间将他捆绑在地。

天下没有一个人愿意给人扒衣服,这条困灵锁是乐含之九岁那年哭天喊地从祖爷爷那里求来的。当乐含之开始解苍锦亭衣扣时,他是不可置信的,继而胸中涌上屈辱怒火,咬紧牙关不吭声。

以上就是枯骨铃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知道更多,请订阅故事大全微信订阅号:gsjx365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