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雪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卧雪,一个经典的武侠故事带你走进武侠世界!


这个世界上大抵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这两种人之间并不会存在格外分明的界限。秦少川便是介乎于这两者之间的人,他只愿意听雪姬的话,只为雪姬做事。虽然雪姬不会让他做坏事,但是别人却认为秦少川失去了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尊严和地位。

别人对秦少川的认识模棱两可一知半解,而秦少川也自得其乐的生活在这样的夹缝中,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他只做应该做的事情。

少川从来不会否认自己是一个少有的高手,因为事实本应该如此不容置喙,这绝对不是仅仅听见涛声便忘乎所以,他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他确确实实闻到了海的腥风,看见了波澜壮阔的大海。

当然这无可厚非,一个练习拔刀十年的人应该有着他这般的潇洒和气度,他出刀的次数并不是太多,因为每一次都将出刀的时机拿捏得准准确确。只有在最为合适的地方才会恰如其分的出手,他喜欢一击必中。

通常他也只会出一刀,不仅仅是只会一招,更因为他讨厌麻烦。当一个人讨厌麻烦的时候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去精简,秦少川已经做到了。

少川的刀和他的人一样简单干净而又利落,任何的花招都是多余,有人说他的刀法像铮铮铁骨的汉子一般凌厉和果断,也有人说他的刀法像是一个温婉绰约柔情似水的女人永远不会大刀阔斧,总是游刃有余。

而秦少川是一个确切存在的威胁,所以人们总是会揣度秦少川的刀法。他们似乎想要将秦少川的刀法和他的人都完全解剖清楚,看看他的血液是不是鲜红而又温热的。

时至今日,秦少川依旧还逍遥自在的活着,那些明里或者暗里的敌人都没有对他下手,因为他们并不会浅薄的认为秦少川的刀是形同虚设。所以他们总是和秦少川保持着距离,当看见少川时总是退避三舍。

当然这并不仅仅因为少川是一个不错的高手,更因为雪姬,雪姬是一个聪慧的女人,一个聪明而又漂亮的女人最好不要招惹,而她喜欢的男人也不能招惹。

少川无比的相信雪姬,少川相信她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快乐的时候他希望她和自己一起快乐,苦闷的时候希望她能使自己不再苦闷。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雪姬能够做得到,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够让少川潜藏内心的情感发生微弱的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雪姬,当他独自一人生活在外面的时候他总是会无比的思念,但是他们只能在梦境里相会,漫天星空下雪姬一定安然入睡,顺着河堤寻着杨柳寻找着秦少川。

她能够找到少川,一定可以。因为她知道他不害怕寒冷,不害怕掠起的刀光,唯独害怕寂寞。她一直纵容娇惯着少川,她一定不会让少川感受到这种强烈而又无助的寂寞。

凄迷的夜晚刚刚过去,雪姬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紧闭着的窗,冷冽的寒风肆无忌惮的涌向了窗口而她全然不在乎。一双明眸将窗外的一切尽收眼底,阳光停在了山峰之上,千山积雪皆做紫色。飞舞的雪花四处飘扬,削葱根般的手探出了窗外,接住了几朵飘零的雪花。

还来不及仔细欣赏便已然化作柔水泊在手心,但这丝毫不影响雪姬的快乐。嘴角边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在这史无前例的大雪面前另外一种情绪应运而生,她并不是一个忧患忧虑的人,但是她确确实实担心秦少川。

寒冷的风掠过了雪姬的脸,刺骨的寒冷也随之而来。“因为有你,所以我更好。”

多么可爱的话,多么可爱的少年,即便是现在想来还回觉得温暖,比冬日的炭火更加的温暖和热烈。她的眉头突然紧蹙,她突然想到少川出门的时候竟然忘了带走自己亲手缝制的锦袍,有锦袍至少可以让他暖和不少。

敲门声打乱了雪姬的思绪,她从幻想中回过神来顺带着关上了小窗便迈着脚步走到了门口,开门之后看见的是一个精神十足的老人,在无常的时间面前并没有黯然失色,反而如同年轻人一般容光焕发。红润的脸膛给人留下一种健硕的印象。

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青羽绫袍子,显得老练和从容,但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却分明可见愧疚和自责。

雪姬的脸上荡漾着笑容,“老伯。”

老伯听着后凄然垂首,一字一句的道:“老伯无能,已经失去了少爷的消息。”

雪姬并不以为意,他缓缓道:“老伯,你还不了解他吗?他喜欢心无旁骛。是啊,心无旁骛把握和胜算都会大一些。”

这个世界上跟本没有任何人能够比雪姬更了解秦少川,只要他不想被别人找到那么无论是谁都休想找到他。雪姬已经习惯了秦少川的消失和突然之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老伯无不担忧的道:“少爷现在会去哪里?”

秦少川去了哪里只有雪姬知道,许多年来的恩怨和仇恨都将随着秦少川的刀而凝固和终结,只要秦少川的刀准确无误的刺进邵向阳的胸膛,那么雪姬便可以和秦少川一起远走高飞。如果邵向阳还活着,那么雪姬永远放不下自己。

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很多年来的沉淀更加的根深蒂固,而秦少川也愿意为雪姬杀掉邵向阳。秦少川的刀绝不会对坏人手下留情,更何况邵向阳伤害的是他无比挚爱的雪姬。

读完本故事,你有什么收获呢?如果你对武侠故事很感兴趣,欢迎订阅故事大全微信订阅号:gsjx365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编辑推荐